最近又進入了倦怠期。

 

讀不下書的時候總會胡思亂想,而這些混亂的思緒裡也包括一些很認真的考慮。

像是,我到底是不是能夠成為一個歷史學家這件事情。

 

我覺得我做不到。

 

這學期有一門課的老師是個博學多聞的教授,名人軼事他講起來都像是信手拈來般自然,所以我們也得跟著讀一些所謂歷史學家的傳記。從這些自傳或者是一般的傳記之中,我也開始想像當個歷史學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簡單的腦袋大概也只能推斷出我和他們有多大的不同。天生的資質、生活的環境、成長的背景、教育的資源等等。

 

我覺得我給自己的路太侷限而我的眼界太狹隘。因為這樣所以我才一直以為只有學術這條路才能夠達到目標。也許是因為自以為當個歷史學家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就這樣把他當作目標了。

事實上學術專業化之後,這世界上也沒剩幾個歷史學家,大多都是訓練有素的史學專家。

所以我的目標又更模糊了。還沒有結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hangjingyiii 的頭像
zhangjingyiii

用讀的思念 読み思い

zhangjingyi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uht
  • 沙特有云

    存在先於本質。
    也就是說,比起你最終將要成為的,無論是歷史學家史學專家還是屎學專家、的這個「本質」,你在企及那一點之前的所有掙扎苦悶狂亂的摸索,才是你之所以為你、獨一無二的「存在」。
    加油,好嗎?
  • jessyu
  • 有的時候我也會這樣疑惑,究竟自己每天搞science到底有什麼真正的重要的意義嗎?自己到底有沒有那個能力?
    但我最後決定盡我的全力好好努力在國外吸收自己在國內被自己框架住的價值觀與學習態度,奮力一搏。

    畢竟越到金字塔頂端,路越難走,而大家都是這樣一步一步走來,如果你還撐得下去,至少這件事情做到自己的最好,最後就算不能頂尖,也不失卓越。

    就是因為到目前為止自己的能力好像都還可以負擔才出國的。
    就是因為想要考驗自己才跨出下一步的。
    既然上路了,終於發現有東西可以考驗自己的極限,
    偶爾挫折不開心,
    也許也應該感到幸福
    --因為,我找到自己可以進步的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