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認真的想了好久要怎麼回應達叔那一篇文章。也認真的把心裡面的一些想法通通都丟出來,放在word的文件裡面,望著滿滿的、沒有邏輯可言的文字堆在12吋螢幕裡,我想一切還是簡單一點好了。

為什麼想學,牽涉到對一門學科的認知和體會。我想這也是需要一輩子的時間去懷疑的。

對我來說,歷史學像是一道光,enlightened me。

 

「啟蒙?有這麼嚴重嗎?」(我的老師是這麼問的)

啟蒙是指從無知的狀態到開始可以做理性判斷。我覺得確實就是這麼嚴重。

 

一直以來我像是孩子一般仰望著眼前的高山,知識堆砌起來的高山,總想著有一天可以從山頂上俯瞰美麗的景色,我想這應該可以說是我爬山的理由。所以爬山的理由不是因為喜歡爬山這件事,而是對某些事情的追求,像是一些道理,某些可能永遠難以真正理解的道理。

那麼這種對山頂景色的嚮往又有多大的力量、可以維持多久?很難說。

這個階段的我應該只能算是還在山腳下,就已經慌亂的想著自己裝備是不是齊全了?身體鍛鍊的夠不夠強壯?

 

DSCN1295.JPG 

喔,加油張靖怡!(我也只能等自己自動恢復正常了)

這張是晚上的king's圖書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hangjingyiii 的頭像
zhangjingyiii

用讀的思念 読み思い

zhangjingyi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