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邊的一個朋友已經回到台灣了,接著雅文也要回去,上上週所有的授課結束,所以我也將會有好一段時間見不同平常一週見三四次面的同學們,大部分的時間我得在圖書館裡念一些有點枯燥的書,因為不到一個月內得交出兩篇四千字作業。

 

真的有點悶。我的生活除了書和論文以外好像沒有剩下很多。大部分的時候我都覺得你們好遠(雖然這也是事實)。

自從上週一我的東西在圖書館裡被偷之後,我重新想了想那些有關保存記憶的事情。裡面有一本筆記本紀錄著當我看書看論文時遇到的一堆生字,一台剛買的二手數位相機,在買了他之後我才真正開始自學攝影,有一個用了五六年以上的小錢包,一件我背著我妹偷偷帶來倫敦的大衣,都放在我媽從台灣寄來的那個棕色包包裡面,一起,全部,被偷走了。

感傷的時候我會想著,這就好像有一部份的我消失了。

 

事實上又沒有那麼嚴重,生活還是得繼續過,我繼續累積著記憶,不間斷地用各種方式物質的精神的累積下去。只是我在想這次是不是得放少一點情緒下去,免得有一天,也許,消失的感覺會淹沒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hangjingyiii 的頭像
zhangjingyiii

用讀的思念 読み思い

zhangjingyi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